当前位置: 首页 > 香烟迷幻药哪里有卖 > 一半是火焰 一半是海水

一半是火焰 一半是海水


/ 2020-08-13

  春运大军还在2008年1月突降南中国的雨雪冰冻中艰难地来回挪动,那些不用挪动的人、挂在网上的夜猫子,突然在1月26日的凌晨,发现了两张尺度大胆到令人瞪目的香港艺人床照。此时还没有人料到这会是一场长篇连续剧——幕后之手以每天再曝出一位或几位女主角的速度跟警方玩起了“猫和老鼠”。

  什么都没有绯闻传播迅速,尤其是当它能让人“看图说话”的时候,人们给这一“很黄很暴力”的风月事件取名“艳照门”。随着两个多月1000多张不雅照和10多位涉嫌女星的不断流出,道德的声讨很快被网上网下的集体狂欢所淹没。几个月后,男主角香港艺人陈冠希公开道歉、宣布退出香港娱乐圈继而关掉了自己在美国的品牌店。

  树欲静而风不止,两位不同性别的当事人到了年底“甘苦自知”:陈冠希被美国最大电视娱乐频道“E!”评为全球最男士第15名(共25位),他的女主角之一香港艺人阿娇,在12月上演的《梅兰芳》中,戏份被删到只剩下一个一闪而过的盖着红盖头的人影儿。

  在这起网络暴力事件中,私人事件被公开化、社会化。所公布出来的内容侵犯当事人们的私利的同时却满足了人们的窥私欲,在阵阵的讨伐声中,最终达成了发布人与网民之间一场默契的共谋。这一事件,在年底被北京林业大学人文学院性与性别研究所所长方刚及赵合俊等14位从事性别及性研究的中国青年学者,收录在《2008年“中国10大性/性别事件”》中,方刚认为这不仅是一场大范围的集体事件,也是一个突出的性别歧视事件,诸位涉事艺人因性别不同而处境迥异的事实表明了道德评价标准背后的性别权利关系,并检视了当下社会的传统性别观念。

  “艳照门”事件,是典型的多性伴的性行为,《新世纪周刊》2008年中国人情爱状况调查的第二部分,对于多性伴的网络调查显示,在生活中有4个以上的占受调查总人数的28.11%,2个、3个的分别占10%多,三成以上的受调查者是单一。

  方刚认为,不同人群的存在,正说明社会价值观多元化。每个人对性的理解不一样,都有决定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这是无可厚非的。

  在这份网络调查中《新世纪周刊》对于性伴的性质也做了调查,在“与什么样的人才能发生性关系”这一问题中,认为只要两个相爱的人就可以的占到一半,恪守夫妻才能有性的占近四分之一;把性与情分得很开,认为无所谓与谁,性就是性的,占五分之一。对此,方刚说:人类性目的,有过三种主流的观念:一是为生育,现在这观念已经很少了;二是为爱情,从调查可以看出占主流;三是为娱乐,从调查中也可以看出比为爱情的少。这体现出我们今天社会的主流性观念,认为性是为了爱的,至于有无婚姻不重要,而认为性是为了娱乐的,有无爱情也不重要的人要更略少一些。”

  “艳照门”之所以能够“轰轰烈烈”拉扯了一年,女性主义批评家荒林认为“在这个商业的年代,性也有了商业价值”,荒林说“性已经成为具有独立价值的商品,性值多少钱,就看人对这一商品的态度,就像遇到什么样的买家。国内有很多人认为涉艳照门的女星婚姻会遭遇问题,但是后来却没有出现人们预想中的变故,为什么,就是因为在他们的价值观中,已经把婚姻与性分得很开——性独立于婚姻单独存在是它的前提”。

  艳照流传还没查出眉目,阳春三月李安的电影《色.戒》女主角汤唯全裸出镜之事便遭广电总局,在随后发布的《广电总局关于重申电影审查标准的通知》中,被禁的内容包括:“夹杂淫秽和庸俗低级内容,展现、、、嫖娼、性行为、性、同性恋、等情节及男女性器官等其他隐秘部位;夹杂肮脏低俗的台词、歌曲、背景音乐及声音效果等”。

  该片的宣传一直没离开过女主角与汉奸的性关系,汤唯的演技也一直陷在全裸出镜的讨论之中,它的票房很快过亿。

  这场因电影而起的集体大讨伐同样满足了集体的窥私欲,所谓的“未删节版”以及“删节部分”一直是网络下载的热闹话题。

  不同于“艳照门”,对于汤唯的属于影视范围的“扫黄打非”,汤唯在这场讨论中,以一人之力一直承受着各种方言和论调的讨论,而凡此种种正是这个社会对性和女性的污名化——同样全裸男主角并未遭到任何攻击。

  汤唯在事前,对于她将要付出的,并不是心里没数,荒林认为汤唯选择了她觉得有价值的,所以她就脱了。李安在全球挑选他的创作班子,他的剧组一向来自“”,以致于《色.戒》由于创作集体的成分太杂而无法入围奥斯卡奖的评选。汤唯败给中国道德和国家话语之时,却在国际市场赢得了一席之地。

  就在“艳照门”和汤唯被“戒”近一年之后,2009年1月5日,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对一批存在大量低俗内容的网站进行了曝光,此举,“引起社会的强烈反响和媒体的高度关注,广大网民对这一行动表示欢迎”。

  改革开放以后,上述这种全民性的“扫黄打非”在中国已进行过多次,以前是电影电视、书籍杂志,眼下是网络。在这两个群体性事件中,都少不了“看黄”的人群。“看黄”是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所长潘绥铭在《中国人的性行为与性关系:历史发展2000-2006》报告中的一个部分。在他的调查中,2001年的“黄”包括含有直接表现性生活的录像带、VCD(影碟)、图片、照片、书刊、画报等,到了2006年,又加入了“在许多网站里,可以看到录像、、图片、照片等”。潘绥铭的调查显示:2006年在18~61岁的中国人里面,“五分之二的男性国民与五分之一的女性国民”有这种行为。

  报告还显示出,在可比的人口中,2000年看黄的比例是31.8%,2006年是30.7%,虽然出现了微小的降低,但是并不构成统计学上的显著差异。”而这些年,扫黄并未停止过,看黄也未停止过,2008年12月24日,日本著名身亡后,网上最流行的一句话是:虽然死了,但她永远活在硬盘中,看黄也像野草一样烧不尽吹又生。

  荒林从心理层面上分析看黄,她说:“看黄者具有双重身份,一方面是好奇,你越禁,他越要满足;另一方面,一些‘厌女症’患者,既要骂又要看,以获得的快感。这是人类共有的东西。”

  到了2008年,物质条件已经能满足从“看”到的需要,《新世纪周刊》2008年中国人情爱状况调查中对于该年度令网民兴致勃勃了一年的,问了一个很私人化的问题,“你和一起尝试过DV吗?”受调查者中认为可以看别人拍,自己不想尝试的占了近一半人,认为伤风败俗的占了近1/6,认为没什么不好的也占1/6,另外1/5的人不置可否。这是个多元的世界。

  一边是火焰,一边在用海水给火降温,2008年春天浙江大学开设了“守贞课”,倡导一种没有婚前性行为的大学生活。而北大、清华正在教他们的学生如何使用安全套,一台编号为0002号的安全套自动售货机进驻清华园。“守贞课”所代表的男性话语权再度披上道德外衣与主张多元性资讯的“安全套”发生冲突,这两种教育方式的争论波及学界和全社会。

  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程春明从来没想到自己会在课堂上被学生砍死,他死于一名贞操观念甚强的男生之手。2008年10月28日晚,该校男生付成励挥刀弑师,案发两个月后,付成励表示自己认罪但不后悔。他向媒体透露动机,女友曾和程春明发生过性关系,而他与女友恋爱很久,却从没有碰过她。这件只有活着的当事人讲述而没有得到校方认可的情事,深受公众的关注。

  性和爱在大学校园熟视无睹、无法回避,性以及由性产生的各种人类行为,在大学里同样也会产生。而对待性行为应该具有怎样的态度却没有人传递给这些血气方刚的青年。荒林评价说,这真是一位传统的男孩。这起命案中,贞操的观念最终伤了所有当事人。

  方刚以及他的研究伙伴认为,是因为性在中国与男人的尊严一直是联系在起来的,因此,他们呼吁,中国正规学制教育中是否可以考虑增加婚恋观教育的内容?

  嫖娼是中国20多年来几乎不间断的扫黄打非的主要内容,它还有一种表达,对于男性来说,叫“购买性服务”,对于女性从业者叫“性工作者”。当然购买过性服务的不止是男性,性工作者也不单单是女性。

  在潘绥铭的《中国人的性行为与性关系:历史发展2000-2006》中,反映出与与多性伴之间的反比例关系。一个简单的原因是,有了“不花钱的”,况且有时还有点感情,还有人会再去花钱吗?

  潘绥铭2002年发表于《中国社会科学》2002年第4期的《社会对于个人行为的作用以对于“多伴侣性行为”的调查分析为例》中,3824个样本中有效应答率76.3%,受访人中男性为50.2%,女性为49.8%,并且涵盖从直辖市到农村各级城市。调查结果显示在一生中有过任何一种多伴侣性行为的人占13.6%;一生中有过易行为的男人,占男性总体的7.6%;其中嫖过娼的人占男性总体的6.4%。男性易的最高比例出现在25~29岁的城市人口中,达到20.6%。其中嫖过娼的是16.7%。

  在他的另一项调查中,2006年的多性伴性行为是25.3%,与此前做过的调查结果相比,已经构成了统计学上的显著差异。换言之,到2006年,中国成年男女中有四分之一的人发生过多伴侣的性行为。

  两年以后的2008年底,《新世纪周刊》网络调查的结果是:有24.76%的人购买过性服务。较之两年前潘绥铭的调查数据25.3%,差异甚微,并不具有统计学上的意义,对于这一结果,方刚认为还是比较真实的,他甚至认为有更多的人没有买过性服务。

  购买性服务与多性伴的反相关同样出现在《新世纪周刊》2008年中国人情爱状况调查中,在《新世纪周刊》的调查中,两个以上的多性伴者占总被调查者的64.27%,而购买过性服务的比例,比2006年还略少一些。

  在经历了2008年整整一年的各种大大小小、远远近近的动荡后,有一半多一点的人认为性生活像吃饭一样正常,是两性关系的一个部分,正所谓饮食男女也;还有1/4多一点的人迷上了这项体力活动,认为它像维持人类生活的空气和水;也有人认为可有可无,因为它并影响健康,有了不多,没了不少;表现出厌倦、无能为力以及毫无感觉的都在3%以下,而且越来越少。

  与这些态度关联性最强的,正是这一年中性生活的频率,有趣的是,“有1/4多一点的人迷上了这项体力活动”,但是每周5次以上者仅有3.92%,可见凡体力活都会令人力不从心。有近40%的人,每周不到一次,尽管只有3%的人对此种生活兴趣低迷,可见愿望与现实还是比较难达成一致的。还好,有另外两组数据可以消除人们在上的缺憾,那就是每周有一占两次性生活的人占被答题总人数的39.01% ,每周三四次的占17.25%。

  2008年的这组数字没有出人意料之处,方刚说这组数字和以前的抽样调查数字是接近的,同时也比较接近人们的日常生活。如果抛开单纯的次数,从生活本身去观照,这组数字看上去甚至还有些许温暖和祥和。在这个冬天,有一种情绪在四下弥漫,征婚网趁势发出找个伴过冬的号召。无论是自然的冬季还是经济的寒流,在温情、爱情中相互取暖总会带给男人和女人带来一些慰藉。

  这些五彩缤纷的东西更像是可爱的玩具,和小时侯激发我们认识世界的各种玩具一样,它们勾起我们久违了的好奇心

  最常见的保健用品店大多挂着性学会直属单位的标识,店内不足十米,可以闻到隐约的硅胶味,但不强烈。跟几年前见到的肉色仿真用品相比,现在的情趣玩具大多五颜六色,造型也变得或更具设计感。这是一进门就会看到的女用情趣用品,而后是各种保健药或安全套。女用催情、男用延迟药各占一个柜台,后者偏多一些,再往里走,是包装可爱的充气娃娃等男用仿真用品,据说它们大多以日本AV女体型标准制成,相当体贴诱人。柜台是锁起来的,不可以挑选不可以了解详情,不可以还价。招呼你的可能是装阿姨,也可能是同样着装的青春妹。经过专业训练后,她们不会羞涩,而是很认真地说,“这是人正常的生理需求用品,而且这些用品都是合法的。”

  在消费层次更低一些的地段会见到更多的性用品私人小店,事实上目前国内98%的用品店都是店,也以保健为店名,但大多加个英文名“SEX SHOP”。它的店面更小,仅容2-3人。陈列的物品虽然没有性学会直属单位那么丰富,但也基本齐全,你可以摸,可以砍价。店主可能会向你吹嘘,店内的保健药都是从过来的。可惜的是,仔细观摩后会发现它们绝大多数明显属“三无”产品,这些药品不是内外包装不一,就是厂家地址和批准文号的地区对不上号,有的甚至连生产日期、有效期、批准文号都没有。甚至有许多全是英文,根本看不出来任何成分和使用方法。喜人的是,店主的服务非常贴心,他的声度适中且温柔,也许是怕把女士吓跑了。

  最初,它们为身体保健而诞生,但在粗劣的街点小店或充满浓重医学气质的保健品店之外,这两年也出现了娱乐性稍强些的用品店。他们大多售卖款式和功能更个性化的用品,对了,在这里,它们被称为情趣玩具、玩具,而非保健品。首先是24小时营业、以神秘、酷风格著名的YXY,店面设计以涂鸦、粉红色彩为特色,随时还能看到许多观念性的小标语,例如“在亲密关系中发现新的可能性”、“你的大脑才是最好的情趣玩具”,鼓励购买的同时贯彻开放的性态度。以上述店面不同的是,这里的物品绝不面目狰狞、包装粗陋、质地可疑,让你兴致全无,相反,这些五彩缤纷的东西更像是可爱的玩具,和小时侯激发我们认识世界的各种玩具一样,他们勾起人们久违了的好奇心;你也不会见到各种以裸男裸女为封套的“神”药,相反,他们刻意搜集了占据半个店面的各类情趣玩具,例如可发声笔座,该笔座被设计成可笑的撅男人形象,将笔插入其身上某个部位,将会随机发出不同的叫声,相当有趣。

  时髦的年轻人也许听过NOPA,NOPA潮流店售卖全球最新的正品公仔玩偶,但有一块区域很特别,那里全都是新奇的情趣玩具,单看可爱的包装恐怕你很难想到它们的实际身份,是目前国内种类最全的进口栖息地,而且将情趣玩具和公仔玩偶放在一起卖,在趣味、轻松的氛围下,你不会觉得买些特别口味的安全套是件让人脸红的事。

  1993年,栗卫国办起了中国首家性用品商店,店名叫“亚当夏娃保健中心”,商店面积不大,只有30多平米,品种也不多,加起来也才只有20多种。由于当时没有任何的进货渠道,他只能先从药品店买回各种性产品,再集中摆出来卖,这其中有三宝双喜、理疗环,也有夫妻器、快乐器等简单的性用品。当时,因为怕被国家相关主管部门作为“淫具”论处,所以,他给这些器具的命名还很隐晦,把专供男性使用的器具取名为“取精器”,专供女性使用的叫“器”,形状也不敢用仿真的,产品工艺粗糙,形状、材料都比较差。曾有位老先生买完产品后,第二天便退了回来,原因是“声音太大”,让隔壁邻居误认为是他家的冰箱坏了。

  等到2005年底时小叶开店时,她能买到的用品仍以安全套、女用卫生用品、仿真用品为主,事后她才得知,国内的用品都是中国自己制造,做工具的人先做出来看看能不能卖钱,质量没有特好的,直到现在,大家都觉得挺正常的了,把这个看作增加情趣的用品,制作商才开始注重质量和外观。

  可喜的是,目前能见到的仿真器具的质量和外观有了从农村到城市水平的突破。例如润滑剂有了水果口味,0.02cm的全球最薄安全套几乎使用后没有任何触感,据说是全球唯一不利用乳胶材料,而是人工脑瓣膜手术的同款材料,绝不会过敏。许多人想到情趣用品总是第一反应是街头与各种神油一同售卖的低劣又无趣的橡胶玩意,好在这些棒在渐渐改观人们的看法。首先,它们大多小巧精致,口红棒、手电筒棒一点也不会让人抗拒到千里之外。这样有趣的玩意渐渐挤进主流文化,例如某一集《城市》中,女主角莎曼珊整个周末都单独与情趣玩具“跳跳兔”(375US$)度过。在双重火力棒系列里,跳跳兔是这个系列的精品,它被做成可爱的动物造型,不至于让人拒之千里。

  SM成为这个行业内未来最被看好的领域。温柔的很美,但有些人就是喜欢激烈一点的。玩弄权力、强烈感官、甚至疼痛,都是SM的要素,它不是发泄暴力或愤怒,热中此道的人并非出于仇恨,而是。上世纪90年代起就能看到它们,但只有轻微级别的,例如跳蛋、钢珠。2000年才偶尔有皮绳,04年底,北京已经可以预订。到了05年底,批发店有专门的SM,可以买到的头套、皮制绳、、脚镣、鞭子、以及角色扮演服装等。

  当然,并非一切都是如此的完美。例如,仿制伟哥的药片太多,同时将功效过度地夸大,假药横行,行业缺乏产业标准,连为欧美制造一流玩具的国内制造商也不敢在国内发展。女用也是个难题,据了解,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出现与“伟哥”一样有效的女用药,也就是说,现在在市场上流通的这些催情品都属于无效产品,所以请你远离苍蝇水、泰国粉、小夜猫、红蜘蛛等不胜枚举的水。

  按照已经在性玩具用品市场开拓16年的粟卫国的说法,总体来看,从最早有用品到如今,最受欢迎的用品从大的类别来看,分三类,销售量最大的是中药类口服产品。第二是安全套,安全套虽然到处能买到,但专业店里的品质、种类、价格都不一样,有专用的持久套,里面是加了延时剂,能延长半个小时到一个时间左右,也有不同形状的安全套,有荧光安全套,彩色安全套,还加了不同香味。第三才是性器具。在大型的商店里,性器具占第一位,性器具现在应该是发展最快的。

  1993年亚当夏娃刚开业时,在“亚当夏娃”的马路对面总有不少人在那里晃来晃去,装作随意路过,稍微有点勇气的,进来不说是给自己买,大多说给朋友买,买完后,连零钱都来不及接,便匆匆离去。

  到如今,按照小叶和YXY店主的看法,来买情趣用品的概分三类:首先是20多岁的年轻人,喜欢结伴来购买。这些年轻人,打扮新潮,对新产品的接受程度最高,只要有喜欢的产品就会当场购买;30岁以上的顾客在光顾的时候,态度就不同了,他们喜欢在夜晚独自进店、独自购买产品,有些人即便是在白天看到了喜欢的产品,也会等到晚上再来购买;女性顾客大多在30-40岁之间,且多为都市白领,她们衣着得体、出手大方,看得出都受过良好的教育。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